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帆一叶 文海航之

白帆及其家人欢迎朋友们来这个诗意空间叹茶!

 
 
 

日志

 
 
关于我

白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人的玫瑰梦》、《恰同学少年》等二十多部专著,曾获全国优秀图书、广东新人新作、广州文艺朝花等十多项创作奖,有文章入选中学课本(沿海版)。本博也发家人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白帆原创】定风波·六榕寺读王勃《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  

2015-11-15 10:44:43|  分类: 我本禅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帆原创】定风波·入六榕寺读王勃《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 - 白帆 - 白帆一叶 文海航之

 

 

定风波·六榕寺读王勃

《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

白帆/诗词

 

交趾探亲经穗城,五羊仙驾接文星。

花塔簷前诗情溢,挥笔,平生绝唱动天庭。

 

今我来寻才子迹,榕隙,斜阳返照石碑莹。

闻法之间唐景入,借楫,遨游百越咏风情。

 

注:1、六榕寺位于广州市的六榕路,始建于梁大同三年(537年),是广州市一座历史悠久、海内外闻名的古刹。寺中宝塔巍峨,树木葱茂,文物荟萃,历史上留下不少名人的足迹。2、公元675年,唐初诗坛四杰之首王勃赴交趾(今越南)省亲,11月经过广州,到访宝庄严寺(今六榕寺),其时,宝庄严寺舍利塔(即今之“六榕花塔”)修葺一新,寺僧一直是王勃的粉丝,于是请这位名人撰写碑记,王勃一挥而就,就有了这篇《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文。翌日,王勃在搭船经南海前往交趾途中,在海上遭遇台风不幸罹难,年仅27岁。因此,此碑文成了他的绝笔。3、末三句:此碑文除记述六榕花塔和佛教兴盛史外,更涉及当时的政治、社会、经济及南粤风情各个层面。【词林正韵】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韵),中平中仄仄平平(平韵)。

中仄中平平中仄(仄韵)中仄(仄韵)中平中仄仄平平(平韵)

中仄中平平仄仄(仄韵)中仄(仄韵)中平中仄仄平平(平韵)

中仄中平平仄仄(仄韵)中仄(仄韵)中平中仄仄平平(平韵)

 

【白帆原创】定风波·入六榕寺读王勃《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 - 白帆 - 白帆一叶 文海航之

 

 

《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

唐 王勃

 

昔者,万人疾疫,神农鞭草而救之;四维凋瘵,夏禹刊木以除之。岂非物外其性,则道功出,事愆其和,则任迹著。傍稽素篆,仰叩元扉,即时义而规大觉。因彝伦而伫真谛。向使三灾克殄,八正咸修,人握戒珠,家藏宝印,则三十二相,不可得而视也;八万四千法,不可得而闻也。然则圣人以运否而生,佛机以道丧而显。况迦维授手,摩竭推心,高张妙用之功,自拯横流之弊,盖不获己,岂徒然哉?故能业拥大千,化形真一,由乐推而起七觉,因来苏而坐三昧。发挥五演,以寂灭为身常;提挈四流,用慈悲为化迹。黑风宵遁,波旬忘反噬之心;绿沼晨开,天常识问津之所。括夷涂于九相,蹇步其安;纳慧晷于重昏,迷方自晓。大矣哉!应物而起,兴运而终,至自于昆冥,复归于无后。虽金沙宴驾,双林无可作之期;而玉牒遗文,六尘有经行之俗。象法不可以无主,微言不可以遂丧。六千罗汉,竞结香缘;五百仙人,分开讲肆;星龛月殿,俄盈震旦之墟;凤刹蜺旌,坐遍阎浮之域。屈伸阖辟,其道大矣哉! 夫宝庄严寺舍利塔者,梁大同三年(537年),内道场沙门云裕法师所立也。其琅邪贵族,则汉庭峻节,祖德犹传;《梁甫》高吟,嘉声未遂。法师夙登真地,深入慧门,照果业于三明,拂尘劳于八解。羊车绮岁,悬欣半月之词;凤阁觿年,已振弥天之响。道惟坚固,行乃头陀。百结斯安,斥罗绡而不御;十珍虽贵,对藜藿而甘心。于时以丕应天人,大宏缁侣;法师至诚幽感,独步元宗。岂直王公钦振锡之风;固亦天子,降同舆之礼。宝瓶宵注,则雨露随轩;玉柄朝撝,则风霜满席。既而素怀有在,潜营摈俗之图;爰定我居,首托栖霞之寺。尔乃岩开石溜,邑跨金陵。鱼峰多赞呗之欢,虎溪有送迎之限。紫箩山径,居藏胜缘;青松磵户,坐谐幽致,枕石濑流者久之。原夫见化有缘,应身欲谢;昊天罔极,追怀自远。故有诸天会聚,共位神光,列国交兵,独超尘劫。译求其致,岂不深哉?然则麟风下灵,犹称瑞贶;玉石微玩,尚腾精彩。亦有楚铎沦照,擢紫霭以冲星;周鼎沉华,吐黄云而喷景。诚浩作者之述,足称希代之贵。况乎释迦妙相,如来真骨,虽八万四千之宝塔,散在群方;而九十二道之灵虹,终闻间出。立诚斯应,瞻庭庑而时逢;非德不邻,历山川而罕致。是以优填顿颡,思存电下之光;波匿投身,愿奉岩间之影。粤在梁武,精求不暇,以为秦登碣石,而事止寻仙;汉索瀛洲,而心非好善,于是斋筵凤设,上祈忉利之宫;讲帐星随,下请龙王之藏。轻赍棹海,重赏梯山,庶玉匣之全移,幸金棺之半启。以法师智遗人我,识洞幽明;思假妙因,冀通灵感。爰承纶綍,载践沦溟。过石门而右指,历铜标而左顾。乘桴月溯,戒楫星沼。相彼遐陬,实维荒裔。一音演说,本承听教之乡;五日继明,素隔照临之域。珍奇乃萃,圣德攸传。则知有感必臻,信覃幽境,不行而至,岂隔殊方?法师既达国城,式敷朝命。受铣筐而顶礼,抚瑶缄而跪发。尽收其宝,重载而归。亦犹珠匿弊衣,须马鸣而后用;金藏陋宇,待龙树而方开。梁氏之都,妙算而仰神光,家之繇也。炎凉可质,往返九十旬;楫柂不辍。风潮八千里。以大同三载,届于兹邑。法师性丰幽澹,质固虚羸,绵历是淹,疲疴屡积。维摩见病,益伸方便之门;道安谢归,思远朝庭之事。愿居此刹,有诏许焉。仍分舍利,俾宏真福。 国惟瓯骆,郡实番禺。尔其封疆跨蹑之壮,海陆会同之冲,上当星纪,下裂坤维。阶百越而邻三吴,轵雕题而辄交趾。神仙气色,汀洲建不死之乡;舜禹精灵,原隰现行宫之地。闾阎雾扑,士女云流。讴歌有霸道之余,毗俗得华风之杂。蜃楼高峙,犹埋夕帐;螺台峻积,尚识朝基。信夷夏之奥区,而仙灵之窟宅也。此寺乃曩在宋朝,早延题目。法师聿提神足,愿启规模,爰于殿前,更须弥之塔。因缘盛力,人以子来。征日官而正墨,集风师而举草。育王奔命,扫地户而献神兵;梵事驰心,感天官而下灵匠。崇阶遽积,宝树俄周,不殊仙造,还如涌出。故其粉画之妙、丹青之要,璇基岌其六峙,琱关纷其四照。仙楹架雨,若披云翳之宫;采槛临风,似遏扶摇之路。散华珰于月径,璧合非遥;拨罾网于星浔。珠连可验。玉虬承溜。傃云窦而将骞,金爵提甍,拂烟衢而待翥。瑶窗绣户,洞达交辉;方井圆泉,参差倒景。雕镌备勒,飞禽走兽之奇;藻绘争开,复地重天之变。悬梁九息,良马踆走而未穷;迭蹬三休,的卢骋犍而知倦。是栖银椁,用府琼函,采舍卫之遗模,得浮图之故事。爰自梁末,以迄皇初,城邑屡新,轩墀若旧。虽复百魔蜩沸,听鼓铎而怀音;六贼蜂屯,仰椽栾而革面。多迴净施,罕犯仁宫。则知遐吹所会,斯同偃草;慈云所润,岂直流根?故能比蜀守之祠堂,长为典制;均鲁王之秘殿,若有明征。宜其作镇一隅,俯炎荒而独秀;盘基有地,冠终古而长存者乎? 国家业拥太初,事用皇极。高祖以援危拨乱,伏紫气而登三;太宗以端拱继明,自黄离而用九。皇上缵乾坤之令业,振文武之英风。太阶平而百度理,中国定而兆人乐。时和岁阜,邑颂涂歌。以五刑不用,六械徒设。舟车四达,谁论贡赋之差;襟带八荒,非复华夷之隔。天宝降,地符升,水石甄祉,飞沈效庆。虽叶和制变,实赖交思之功;而持盈守成,亦资连帅之助。大中大夫使持节广韶等州都督李某,早登清贯,夙践崇轩。嘉猷迥发于天朝,善政果行于期月。越溪仙锷,吐光芒而骇人;岱岭寒松,排风飚以成性。美哉!称由功著。鹘响彻于云霄;方为时须,熊轼疲于道路。广陵单毂,如送张纲;渤海乱绳,复思龚遂。王尊皂盖,欣临折坂之前;吴隐朱輧,更集贪泉之右。高风夙著,佛化横飞,群盗屏迹而归农,奸吏闻风而去职。京坻坐积,圄犴潜回。汲黯之卧淮扬,直闻清净;王堂之居汝郡,但举贤良。用能使槛阱不施,猛兽巡江而远窜,市廛无扰,商旅倍道而相欢。飓风寝毒,炎埃罢厉。人称有道,家实无为。加以援翰写心,自契真廉之旨,高谈见意,不踰元默之津。学究儒林,真穷释部;知通人事,且味禅宗。道可以知归,物繇其显会。是岁也。忽于此塔,重睹神光,玉林照灼,金山具足。倏来忽往,类奔电之舍云,吐焰流精,若繁星之转汉。倾都共仰,溢郭周宽,士女几乎数里,光景动乎七重,实孟冬之日也。观夫至道不私,瑞生必由乎乐国;庆基有会,福至必依于善人。自非化足动微,教非饰迹,何以发真如之盛契,壮实相之辉华?在昔凤集颖川,宣后归功于良守;龙游湘浦,章帝布德于贤臣。历选前猷,兹为故实,然后上和下睦,主圣臣良。灭火返风,虽有辞于进壤,母修子应,亦何愧于当仁?至于百越衣缨,三阁耆老。或代传篁竹,气推丹桂之城;家擅芝兰,名动苍梧之野。出平原而祛甲,拥崇闼以鸣钟。并为蕃部之恩,亲睹招提之瑞。同祈介福,共济斋坛,罄龙象于南洲,尽衣钵于西竺。会吞方丈,供备孟兰。法鼓振而沙界肃,洪钟锵而铁围净。妙财爰舍,法施争流。华毂牣于香城,文驷填宝厩。镪藏巨亿,更入僧田;价直百千,还登佛座。岂徒照车十乘,列隋氏之明珠,盈篚万金,积大颠之宝具而已? 朝散大夫守长史某,地乘华绪,价偃名流。豫章擢而成干,骐骥生而蹑影。山涛天骨,无情吏隐之间;王衍风神,自出尘埃之表。自忝荣岭海,作式瀛幽。略其小术,包其大体。振温良之逸步,得毗赞之宏纲。布道移风,善宠邦政,归休置驿,独守家声。然而野老行歌,虽致功于露冕,蕃君坐啸,固藉美于题舆。 化成异壤,抑由同德。故能道扬法教,挥斥盖缠,家怀方广之恩。人慕韦陀之学,传灯继爌,曳组成阴。下逮府僚,旁周县采,并志熏修,同希福慧。时有明威将军行禺府折冲都尉李公,天子之旧属,朝庭之夙将也。灵根自远,圣族多奇,受睇盻于甘泉,奉衣缨于平乐。青龙带剑,先超殿阁之荣;白虎衔珠,早陟斋坛之宠,自招皇诞,作镇边城。湟水楼船,遂劳都尉;灞陵车马,尚识将军。魂惊断雁之峰,恩尽沉鸢之浦。濡鳞涸辙,处定水而弥勤;抚翼香林,在穷途而更切。频光法会,荐委珠珍,护持攸仰,招提是属。其兆基也如此,经纶黼藻,其大矣域!爰有上座宝轮等,并妙根宿值,胜果将圆,翰飞般若之林,高步檀那之舍。慈矜密洞,散明月于谈筵;智锷相辉,化繁霜于宝刃。思琱琬琰,式播徽猷。弟子家嗣太丘,忝闺门之薄宦;地连睢涣,窃藻绘之余工,爰托下才,用旌高躅。岂知仲宣旅泊,方衔深井之悲;长聊罢归,空负凌云之气。我之怀矣,乃作铭曰:

太息颓运 嗟乎失道 德弊为仁 物壮则老 絷猿情暗 求鸮计早 赤水沉珠 玄丘坠宝 皇矣妙觉 蒸然应期 宗深微妙 业奥慈悲 燃灯匡俗 舍筏济时 湼槃不住 般若无思 俯迹见生 和光不灭 色音虽昧 规模尚切 猗欤上人 穆彼维新 智倾八藏 心超六尘 凄凉毁宅 解脱迷津 鸿冥伫想 龙蛰存身 青盖遗邦 黄旗故服 原隰形势 江山重復 礀户秋月 岩磐夜烛 鼓钟于宫 声闻于外 聿求紫闼 言寻丹濑 绝域栖遑 惊涛颠沛 至诚冥感 神珍显会 甄陶设险 翼轸疏源 尉佗馀国 卢循旧边 邑居雄盛 人物殷全 是维乐土 实曰龙川 护持灵刹 庄严宝塔 基构鼎新 亭栾栌嶪 奔日宵排 归云晓纳 架壁三休 连甍四合 分惟星纪 境控天池 栋宇緜邈 衡津推移 神机丕应 瑞景潜仪 光合玉庑 彩动金枝 凡我寮庶 同嗟权实 周顗情勤 王蒙思逸 咫尺幽楗 往来灵室 共阴法堂 俱归慧日 四维信受 三明宏益 贝叶纷纶 龙华舄奕 讲肆宏敞 斋筵巨翼 供引纯陀 饭回香积 天人合契 幽显同心 倾家奉贿 破产移琛 轩裳敻鹜 缨珮交临 兰薰习远 檀那意深 伟哉连率 沖乎德化 职重隼裳 秩遵熊驾 酌贪贻则 还淳息诈 道济香城 祯凝宝舍 琳琅什种 杞梓缁徒 调轻僧会 辨折文殊 奔螭易失 令鼠难拘 愿刊贞珉 永冠康衢 伊我穷途 欣兹胜谒 文休泛海 仲翔游越 尚想知音 有怀明发 谬为雅顾 叨陪天骨 爰抽弱翰 式叙高纵 孤音易竭 独赏难逢 思起王粲 悲生蔡邕 岂无章甫 谁适为容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